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李文宏专栏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独到之处] 走在长安的几个瞬间
作者:李文宏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167    更新时间:2004/7/7
【字体:缩小 放大
 

独到之处

走在长安的几个瞬间

西安曾叫过长安,这是用不着解说的,稍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在历史上,我国有十三个封建王朝在此建都,尤其是汉唐时代,长安城曾是全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其城市的繁华与恢弘名噪于世界。

久仰西安盛名,第一次到这座古城是怀着一种急迫的心情匆忙地在几个景点穿梭,兵马俑、华清池、大雁塔、钟鼓楼、碑林,生怕落下任何一个有名的景点。几天里鞍马劳顿,留下的印象除了厚重的砖石建筑就是如织的游人和尘封的古董。

后来,在一次笔会上,认识了一位西安的朋友,善侃,说起老家西安如说一部评书,虽有加工的成分,可也让人长学问。

“西安古称长安,长安长安,长治久安。北有华岳,西是太白山,南靠秦岭,北临渭水。土地是中国最厚的黄土地,城墙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古城墙。”

“陕西是被简称秦的,当年秦始皇横扫六合统一中国,匈奴等部族流徙域外,邻国于是称中国为秦,知道吗?秦的英译音也就是中国。”

“你是什么人?汉人,知道汉是怎么来的吗?也和西安有关。刘邦在秦亡以后,被项羽封地在陕西汉中,为汉王。刘邦击败项羽在西安建立了汉朝。汉朝的丝绸之路,打开了通向世界之门。西方都称中国人为汉、汉人。”

“还有唐,知道美国的唐人街吧,那个唐字正是来源于长安……”

来自于西安的这位作家朋友的一番宏论让我长了不少历史知识,再走进西安,我马上知道有一种叫文化的东西在向我沉甸甸地扑面而来,这种感觉让我走在西安的每一条街道上,徜徉在西安的每一处景点都摆脱不了。

我不再急惶惶地参观某一个景点,而是揣着一种别样的心情慢慢去品味,去体会这座有着辉煌历史的了不起的古城,我触摸着、思索着,就在这样的一种方式里,长安在我的眼里突然生动了起来。

在西安,我最感兴趣的是大雁塔这个名字,对我来说,这三个字始终含着一种飘逸一种温柔一种牵动思索的情愫。我以为,大雁塔,更多一些诗的意象和含义,而不该是一个佛家的藏经塔。

登临大雁塔的那天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从第七级的小窗上望出去,长空无雁,更不见那古长城之外的滚滚黄沙。

大雁塔本是唐玄奘西天取经回来的藏经塔。当年取名大雁塔,是不是用大雁秋去春归来的辛苦来比喻唐玄奘西去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胜利归来?那位高僧将一生的心血和成就藏于此塔时,凭借“大雁”表述的又是怎样一种心情?这千般的问询只有自己去解答了,那端坐着闭目合十,身着袈裟,满面慈祥亲切温和的佛,是任什么也不开口的,只有墙上的文字还在不厌其烦地向每一位来参观的人重复着书中的故事。

走进大雁塔,总想寻找点什么,而导游那程式化的语言和职业的微笑已经激不起任何联想了。我脱离了导游,一个人默默地走着,这时只觉得满塔上下踩响的都是空空的寂寞。登到塔顶,瞩目凝思,想那当年一代高僧,每天青灯黄卷,暮鼓晨钟,听雁群离去归来的长鸣,望断云外的天涯歧路,想的是来世还是今生?这位学者型的高僧,凭大雁捎去的该是怎样的一腔思绪?

岁月悠悠,大雁塔这个礅方四正的建筑,衬托着唐玄奘始终如一的沉默。

许多外国游人说,去了中国没到西安等于没到中国,去了西安没看兵马俑等于什么也没看,可见兵马俑在世界的知名度。可是如果不是旅游者,那么我对兵马俑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尽管秦始皇的兵马俑被许多人叹为奇迹。参观兵马俑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一种悲哀,一种人类的悲哀。残酷野蛮多于善良和文明。

在兵马俑,我一反往常,亦步亦趋地跟在导游的身后,从娓娓的讲述中,秦始皇横扫六合,李斯、赵高为了权力勾心斗角诛杀无辜都变得那么平缓而柔和,连蒙恬、公子扶苏的悲剧也变得婉约了许多。我想这些史实,经过多少文人的加工,经过多少岁月的提练,还有多少当时的万分?只有兵马俑,这些坚强的中国武土,几百年如一日,雄纠纠气昂昂,为那个巨大的人物恪守天职,无怨无悔。

私下里,我一直以为秦始皇是个了不起的人物,统一六国,统一文字,统一货币,修筑万里长城,这都是一些了不起的壮举。尽管在那样的年代要实现这些统一,是要金戈铁马,血流成河的。

按照尘世的习俗,人死后都要埋藏,所谓入土为安。布衣草民只能堆起一丘黄土,顶多再种点花草树木,让它们陪伴孤魂。在这上面,一代帝王也未能免俗,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用自己的想象和手中的权利,为自己的亡灵再造一个世界,侍女、兵丁、臣子、皇妃。在这里最被他器重的还是兵勇,于是,有了一座旷世奇迹兵马俑。

一座兵马俑,也就是一部帝王的朝代史。我凝视着排列整齐却又一个个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的秦俑,我不能不佩服这位始皇帝非凡的想象力和古代匠人们杰出的创造力。

一代又一代的死亡,一代又一代的埋葬,堆起了地球上无数的墓陵,埃及的金字塔,是古代法老的墓陵。陕西的黄陵,系华夏先祖轩辕帝的灵墓。北京、南京、洛阳,这些历史建都之地,簇聚着数以百计的帝陵,谁敢说每一座帝陵,不是都埋葬着一位咤叱风云的人物,谁敢说每一座帝陵,不是一部兴衰叠起的朝代史。

离开了兵马俑,一切都遥远了。我在想随着兵马俑的不断发掘,如果真的在天有灵,不知道这位气吞山河,飞扬跋扈的一代帝王又该做何感想?

而今,我走在长安街上,用手去触摸这厚重的秦砖汉瓦,用脚去丈量这承载了无数先帝的厚土,真得有些舍不得离开这座古城。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