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李双临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雪家三兄妹
作者:李双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14    更新时间:2016/4/21
【字体:缩小 放大
 

雪家三兄妹

 

“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哟,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哟,解放区的……”这些天整个柳村都沉浸在欢庆解放的喜庆气氛中,小青年们,小儿童们,没明代夜地歌唱着,欢跃着。可也有一个老汉腿勤嘴勤,不时地走街串巷传播着新的消息,他叫胡勤,是个热心肠人,就是攒不住事,不管啥事一旦让他知道了,一会就会传播出去。这不,他在人们欢快的时候,传出了一条十分不起眼的消息。而他却津津乐道,乐此不疲,他告诉人们,村公所决定让前地老雪家一家五口搬到柳村来,他还神秘地、绘声绘色的说,雪家老两口加三兄妹。老雪廷是弹花匠,这回咱柳村的三百亩棉花就有人弹了,雪家老大叫雪鹰,是砖瓦匠,会烧砖瓦会盖房,他还是个好会首,办会闹热闹唱伞头那是他的拿手活,老二雪飞,吹打弹拉无人可比,雪家小女儿雪莲,说是长相出众……

没过几天,胡勤又走街串巷地说,老雪家已经搬来了,我打听齐了,雪家老大今年三十岁,前几年伤了家口,说是痨疾病,如今他还是个光棍汉,老二也二十有五,因老大没找到合适的,老二只好在一边瞅着,姑娘吗,说是到这边找婆家,也二十岁了,是大姑娘。唉,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们,雪家就住在他表哥老韩家仓房里……

清明节前,雪家兄弟上东山采石,准备秋季建房之需。雪莲则上山拾柴,有借粮的哪有借柴的,为了让两个哥哥集中时间起石备料,她大胆地走出家门上山拾柴,老妈妈阻拦她,她却说,都解放了,男女平等了,女的怎么就不能上山拾柴,要封建就没柴烧,要柴烧,不管男女也得上山。就这样,她每天上山也不结伴,还故意离别人远一点,三天下来她拾的牛粪和干枝柴足足拉了一车。这天一大早她又上山了,快晌午,她忽听一阵忽忽地响声,她定睛一看,竟是一条黑褐色长蛇,穿越深草丛向她横扫过来,她吓得“妈呀”一声就跑,人跑蛇追,雪莲的腿一下子酸软下来,她只好破着嗓子狂呼,快救命呀,快救命!一声比一声惨烈。此时,在山上拾柴的小伙子胡奇听到了一声声尖烈地求救声,他只几个箭步就蹿到了山下,只见一条大蛇向一女子飞卷过去,他急速赶到跟前,猛地一粪杈子把蛇打卷曲了,那女子也像抽掉筋骨一样瘫倒了,他赶紧上去扶起那女子,但扶一次倒一次,她简直就是一个失去筋骨的人。胡奇顾不了许多了,他奋力背上那女子赶紧脱离险境,一口气跑了一里多路,他才停下来歇一口气,歇了一会后,雪莲还是站立不稳,迈不动步子,胡奇心想,她是给吓坏了,惊呆了。胡奇说,我还是背着你走吧,快到村头了,雪莲要求自己走,结果往地上一放就又瘫倒了,于是胡奇说,看样子你比我小,我叫胡奇,你就叫我大哥吧,住中街东头。雪莲惊魂未定的说,我叫雪莲,新搬来才几个月,住在前街老韩家,那是我舅舅家,大哥,谢谢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你相救,就是蛇吃不了我,也得吓死我!胡奇说,妹子,那是大哥应该做的,见死不救,那我还叫人吗?来,还是我背你,咱们走!这时的雪莲结结实实地靠在胡奇背上,也顾不上羞呀臊的,心里只是想我今天算是遇上贵人了。胡奇这时才感到被软软的东西揉搓着,那感觉是平生以来第一次,哎,咋一点也不沉了,脚下也像生风一样,不一会就走进了前街。这时迎面来了雪鹰,雪莲喊道:大哥背我,把胡奇累坏了。雪鹰说,你这是咋的啦?哥,是蛇,大黑蛇把我吓坏了,那蛇差一点就咬上我了,要不是胡奇打蛇及时,我就完了,现在还不会走路呢!

雪鹰说,胡奇,咱哥俩架着她,看她会走不!说着,雪鹰、胡奇一边一个架着雪莲就走,结果雪莲还是一步也走不了,胡奇见状就说,大哥,还是我背上她走吧,救人救到底吗!

雪莲躺在自家炕上后,雪莲竟说,胡奇你不能走,你一走我就害怕,雪鹰就让母亲收拾饭,咱们雪家得感谢胡奇,胡奇却说,大爷、大娘、大哥,我赶上了,我应该伸手相救,我马上到大村给雪莲请大夫去,大村胡大夫是我大爷,我去方便,说完,麻利地跑到了门外。

时辰不大,胡大夫到了,一号脉,就说这是惊吓,惊恐失常,我先给孩子扎几针,让她下地走路,然后开几付汤药就行了。果然只扎三针,还没一顿饭功夫,雪莲下地行走了,一家人全都笑开了花,接着老大夫又开了五付汤药,还说最好再吃五付就没事了。胡奇也不陪大爷吃饭,一溜小跑到大村抓药去了,雪家还没收拾完碗,胡奇就把汤药送到了雪家,他随便吃了点饭,才回家。

大约有半夜了,雪莲被恶梦惊醒,她一声不迭一声地喊胡奇,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快来……胡奇,弄得雪鹰毫无办法,他只好到中街找来胡奇,雪莲一见胡奇,抓住手不撒开,还说胡奇哥,有你在我跟前,我就不害怕了,就这么着,胡奇和雪家一家人一连陪了五夜,雪莲终于回过神来,胡奇又到大村抓回了五付药……

胡大广播胡勤终于按捺不住了,他认为他的儿子胡奇仗义救人,应该宣传,于是他穿戴上又要走街串巷,他老伴一把拽住胡勤,你又要去胡广播,你也不想想,你儿子背人家大姑娘占了便宜,你不怕孩子找不着对象?再说了,那也是两个孩子的缘分,弄好了,还兴许背回个媳妇呢!可是胡勤执意要去“广播”,这一回可把老伴激怒了,“你非去广播这件事,我就跟你打‘八刀’!”胡勤愣住了,半天才说,我不去还不行吗,还用得着打‘八刀’。

还真让胡大婶言中了,雪莲决意要嫁胡奇,她说,有胡奇在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胡奇也说,我们俩就算是奇缘吧,在她不会走路时我背她走五里路,她是我的人啦!不几天,雪家托韩老太太到胡家说媒,一说即妥,不久他们两家就喝了换盅酒。

大雨实行季节,雪鹰、雪飞备下了上千块砖坯子土,去杂、拌匀、搅碎。雨季一过千八百块砖坯子不到两天就拖出来了。在雪廷指导下,雪家二兄弟又挖出了一座小土砖窑,温高气爽,坯子干的块,爷几个半天就装好了窑,干柴烈火烧至一星期,青砖就出窑了,雪鹰说,‘穿靴’用的石头已打磨方方正正,足用了,“扎腰”“带帽”“码山花”用的青砖也富富有余,明年住上“海青房”那已不成问题了。

一家过日子百家瞧,柳村当地人差不多都瞄上半趟街的朝阳人。两进院套,院墙上边都戴了帽,好看、实用,院内打小井种菜、栽果树,真像个过日子人家。这些就不给你细说了。单说说有两个人老早的就注意了老雪家,特别是盯上了雪家哥俩。

这两个人都是女人。

一个是二十八岁的寡妇牛翠环。

一个是王大辫子美菊。

当然,翠环追的是老大雪鹰。

要说翠环,那可是个苦命孩子,年方二十五岁。她十九岁那年,与本村刘金水结婚,没成想一九四七年春天柳村爆发霍乱,全村连大人带小孩子,一场传染病就死了三十多个人,这其中就有刘金水。从此翠环开始寡居,一晃就五年。本来娘家就在柳村,既有父母也有兄弟妹子,但她十分要强,决计不给父母再增加负担,她跟爸爸妈妈说,你们别担心我,出门的女,泼出的水,我下决心独自过日子,我一定过的不会比别人差,男的能打光棍,女的为啥不能打光棍,我虽然才只有二十五六岁,可是没有我合适的人,那我是说啥也不会嫁,一旦遇到合适的,我也不会轻易放弃,那就追求吧,我爷爷就说过,幸福是追来的,不是等来的!爹妈兄弟还有几户近亲多次归劝翠环,一个是回家待嫁,一个是找个差不多的主走一步吧,翠环咋着也听不进去,最后也只好由着她了,刚过年他大哥大嫂来到翠环家,关心地问翠环,你有啥事需要哥嫂帮忙的,你就直说。翠环眼泪含在眼圈里说,哥嫂,我现在是两间房,我想接一间,我不能比别人少一间,人家一看也笑话,我是这么安排的,哥呀嫂子你们看行不?我打算就接一间,开春打上房框,今年我多种高粱,下来秋,我绑秫秸囤子,打完场就上菢,这样咱们全家上我这过年那也够宽绰的了。哥哥一听就笑了,好妹子,你终于让你哥嫂帮你一把,这样吧,窗户、门还有三棵檩子哥全管了,先打房框后上菢,那更没问题,我找亲属们帮个工不就行了吗?

 

刚开春,雪家分得了一块宅基地,大门口正对着翠环的家,而翠环家西边有一眼吃水井,一趟街的人都吃这眼井的水。这天,翠环出门挑水,一看老雪家爷仨,砸桩拉线呢,翠环心奇,挑着水桶走到雪大爷跟前,大爷,这是忙啥?雪大爷搭量一眼翠环,就问,你是前街的?翠环用手一指说,大爷,这两间房就是我家,我姓牛,你就叫我翠环吧。雪大爷乐呵呵地说,那咱们前后院住着就成了近邻了,于是,他招呼两个小子,来,来,快过来认识一下咱家的邻居。老大说,我叫雪鹰,我都三十了,你咋也比我小吧,翠环笑着点了点头,顺口叫了一声“大哥”。老二说,我叫雪飞,二十三,我八成得叫你大姐吧,翠环又笑着点了点头。雪飞活泼好说话,大姐你有啥活,就吱一声,远亲还不如近邻呢。这时雪鹰走过来说,大妹子,村上刚给我指定了宅基地,你看那四个大木桩标明四至,不多不少一大亩,按朝阳那边的格式,规划两进院套,里院为住房,还有厢房,外院种园田,前边那个角上打一口小井,这就配套了。翠环一听就十分高兴,说道,你这一叨咕,我就知道你们一家是过日子人家,安排得多好,大哥,我就住前院,你抽空到我家的院子也给看看,我想接一间房子,打一眼井,这时雪鹰才正眼看了一回眼前这个谈吐不俗的女人,笑着说,大妹子,你先去挑水,我一会儿就去你家,你想咋办,我帮你参谋一下,行不?翠环愉快的答应了一声,就去井沿挑水去了。雪鹰望着翠环背影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妇女既会说话又能干,还自己上井挑水……他抬头一看翠环从西边挑水过来了,于是他招呼二弟说,走,咱们给她看一眼到底要修啥呢。雪飞顺从地答应着,一边跟大哥走到了大街上,雪飞笑迎翠环说,来我替你挑,说着竟一抬就轻轻地将一挑子水换到自己肩上,还亲昵地说,我看翠环姐十分面善,我正好没姐姐,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姐姐了,往后我就是你兄弟,只要让我碰上,我就给你挑水。翠环心头一震,跟雪鹰说,大哥,你看这个小兄弟多好。雪鹰接过话茬问,大妹子,我已经几次看到你挑水了,妹夫咋不挑呢?翠环的心像被火燎了一下那样难受,她慢吞吞地说,大哥,实不相瞒,我那死鬼到阴间去了,柳村那场大霍乱要了他的命,抛下我一个人已经五年了。雪鹰一听忙表歉意,大妹子,大哥问的不好,我不该那么问,让你伤心了。翠环忙说,大哥,我不介意,我听胡勤表叔说,你也挺苦的,伤了家口七、八年了,现在还那么苦撑着。刚说到这,雪飞挑着一付空水桶说,大姐,我再给你挑一挑子水!翠环忙说,大兄弟一挑子就行了。雪飞已经大步流行地走到了大门外,只听他大声地说,大姐你就别客气了。雪鹰苦笑着说,原来你是女光棍,我是男光棍,大妹子,往后咱们要互相帮助,过得高兴点。由于翠环已经从表叔胡勤那听到不少雪老大的事了,再加上,表弟胡奇和雪莲订婚,也算近了一层,于是翠环鼓了鼓勇气说,大哥刚才你说咱们要互相帮助,说到我心里去了,大哥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寡妇,我有事就有依靠了。雪鹰也鼓了鼓勇气说,大妹子,我雪鹰是个热心肠人,更是个实心人,我看你这个人真有骨气,更有勇气,往后只要你需要,我指定一帮到底!这时雪飞一连挑了三挑子水,他说,大姐,你这又养猪,又养鸡鸭,一天就得两挑子水……

翠环领上雪氏兄弟从屋内看到屋外,从前院看到后院,雪鹰说,翠环妹子,你家亲亲顾顾还能有几个壮劳动力?翠环说,我老爹是木匠,我哥嫂兄弟加上我四个人,着紧绷子也还能找两个壮劳力来。雪鹰说,我们家也能组织六、七个人,我老爹也是木匠,这样劳力不成问题,我老家朝阳解放的早,农村普遍换工插具,在盖房、打井、种地上就这么整的,咱们也这么办,不就没问题了吗?咱们这两家有木匠,我是泥瓦匠,一共才四间房子,两眼井外加院套,只要咱们组织起来,拧成一股绳,这点活不在话下。

又过了两天,翠环按照雪鹰的安排,她在嫂子和雪莲协助下,蒸了一锅粘糕,炖好了两只鸡,雪鹰妈煮上了咸鸭蛋,还拎来二斤白干酒。开饭前,胡勤开台就说,咱们今天成立换工插具互助组,我当副组长,雪鹰大侄子当组长,一共八户。这个互助组一切劳务活动主要由雪鹰安排,种地的事,另行议定,今天主要安排雪鹰家和翠环家盖房子、打井的事。雪鹰说,今年春脖子长,我们两家建房四间,打井两眼,明天咱们就挑水洇土,洇完土,再给翠环起三天石头,当天起当天拉回来,第五天上板打墙,预计四天打完,接着打井、砌井,两家的院墙放在秋季房子上菢后,几天就拿下来。这些活下来,咱们该安排种地了,我们两家多种高粱,不然到秋,房子上不上盖!正在这时,热气腾腾的粘糕和大炖菜端上来了,换工插具的第一顿饭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吃饭时,雪鹰还说,咱们这个换工插具小组都是亲友,请各位亲朋好友相信,我会把投工的帐记清楚,我会随时组织换工、还工,大体找齐,每年在不同季节里头为每户做一件自家难为的事。说得大伙十分高兴,齐声说到,就为这个干一杯!

没有几天,两家的新房框打起来了,小土井打出来了,单说掏井,就被四个年轻人包下来,雪飞和小他三岁的翠环弟弟牛劲,雪莲和胡奇,昼夜不停,井水全是清水了才停歇,两家的小园也统统浇足了水,翠环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说感谢的话。雪莲笑着说,环姐,你要谢就谢我大哥吧!翠环也不含糊,大大方方地说,我当着他的面才感谢他呢,不过对雪飞吗,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说,你是我的好兄弟,你的媳妇就包在姐姐身上了。雪飞忙不迭地感谢翠环,大姐,感谢你了,你这话我可记住了。雪莲却笑着说,二哥,你好像应该感谢大嫂子!雪飞憨厚地笑了,叫嫂子那是早晚的事,现在我叫了八成还早点……

金秋十月,风清气爽,雪家新新的海青房盖好了。特别是翠环的三间海青房,虽然只有一间是新盖的,但经雪鹰的精工巧手一拾道,无论从外看还是从里看都是里外三新的新房子。之后这个互助小组又把组内王立刚和韩福两家的旧房翻修纳入秋季动工安排,又快竣工了。王家的独苗秀女王大辫子王美菊和雪莲这几天就一直住在翠环家,翠环这份高兴劲溢于言表,心里总像淌着蜜糖一样甜甜的,她终于住上了新新的海青房,院内还添了一口新井,明年就可以种瓜种菜栽果了,她感到比谁也不矮一块了,不知怎的她竟感到腰板直溜了;更让她喜上心头的是雪鹰爱上了她,自己也深深地深深地爱上了雪鹰,前几天雪家的媒人韩大娘、胡大婶终于和自己的父母为雪鹰说媒,自己的老爹老妈一口八个答应了,雪家还同意自己坐山招夫,多可心上来呀,我这几年的苦没白熬,算是值了;自己答应给雪飞找对象这件事,也算妥帖了,雪莲这个小妮子,为她两个哥哥跑腿学舌,通风报信,把腿都跑细了,全靠她在她两个哥哥和自己与美菊之间穿针引线,搭桥铺路,雪鹰有啥事总是莲莲告诉我,要不还真挺不方便的;雪飞和美菊的事经自己引荐后,雪莲竟让美菊把雪飞找到家里,为其父母和爱好歌唱的美菊吹拉弹唱,一个夏天过来了,消夏演唱竟达十几次,而莲莲有时还去帮台,昨天雪家的媒人韩大娘、胡大婶已经给美菊父母说要择日喝订婚酒,自己许下的诺言——雪飞说媳妇包在自己身上,也这么快地变成了一桩真实的美事。这三桩事放在一起,翠环能不乐吗?

这天晚上,雪鹰来到翠环家,雪鹰说,咱们是头大的,婚姻上的事别太让几家的老人们犯愁操心,咱们把几个年轻人全找来商量一下,看怎么着办最省事,反正这几家都不富裕,穷人就不打发姑娘和娶媳妇了?我让莲莲喊他们去了,翠环,这回你得说点话。翠环顺从地点了点头。不一会雪飞、美菊、胡奇、雪莲都到齐了。雪鹰说,我是大哥,我就先说,你们看行不?这不咱们这几个人的事不都明摆着吗。订婚与结婚,恋恋时觉着挺好的,订婚也不觉着多难,一说结婚,首先就是老人犯愁了,什么彩礼呀,还头半程礼,后半程礼的,最后就是结婚宴席。咱们这几家明摆着困难,要硬撑就得借,要讲面子图阔气就得拉“饥荒”,我觉得,现在是新中国了,咱们是新中国头一茬青年人,咱们别竟拿老一套的东西处理现在的事,依我们俩的意见,哎,翠环你说吧。几个年轻人都说,该大嫂说说了,我们听你的,反正你咋说我们就咋办!

翠环大大方方的说,大嫂就大嫂吧,反正用不了几天我就是你们的大嫂子了。我要说的是咱们不要彩礼行不行?我让婆家给做一身新衣服,一床新被褥,自己日常用的东西照常接着用,咱也摆不起筵席,就一菜一饭几盅酒,就叫上主要亲属,人又不太多。如果按老习惯,那谁也整不起,整不起咋办,那只有等,等不定啥时发了财再谈婚论嫁。你们四个谁想等,反正你大哥我们俩高低不等,你们说吧。雪飞瞄了一眼美菊,还伸手拽了一把美菊,美菊会意,羞答答的说,我爸妈说了,雪飞人好,就要雪飞就行了,一身衣服和被褥给不给都行,我妈早给我准备好了。这回轮到雪莲、胡奇了,胡奇说,我爸妈的意思是,雪莲说咋办就咋办,雪莲说,你说的跟不说一样,不知道咋办,我就说了吧,胡奇是“蛇口抢亲”早把我抢过去了,定个日子,胡奇来领人,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一送就喜事新办了。

雪鹰、翠环十分高兴并提议,今晚咱们不睡觉了,咱们开演唱会,胡奇和莲莲一块去把咱们这四家的长辈全请来。不大一会,四家    的八位长辈都到齐了,雪老大宣布,是由他们哥仨合作唱一出大口‘落子’《人面桃花》,雪老二拉弦,雪老大和雪莲走上台就唱了起来。这一折下来,雪老大说,第二件,是我们三对六个人的婚事要喜事新办,不让每一位老人犯难操心,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就是“不要彩礼,     简办筵席”,总之就按小的们的意见办一回喜事,八位老人你们要是赞成就鼓一下掌。八位老人互相一瞅,不约而同的回报以热烈的掌声。雪老大宣布,第三个节目,我的拿手好戏——“瞎子观灯”,稍等了片刻,老大化了妆,莲莲则女扮男装,以一细棍牵着‘瞎子’,老二一会弹三弦,一会吹喇叭。滑稽的动作,幽默的语言,把人们逗得满脸窜花,前仰后合,笑声连连……这个说,你个臭小子,把我笑死了。那个说,多少年也没这么开心地笑过了,肚肠子都笑断啦。胡大广播则说,你小子陪我牙,我都笑掉了牙……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